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聚焦 >

从推销者到执政者

特朗普:从推销者到执政者特朗普:从推销者到执政者

  善于营销、塑造品牌的白人成功企业家特朗普,在正确的时点有效回应了选民的痛处;在全世界的惊叹声中入主白宫后,他要挑战的是如何不成为他曾经攻击的“那些只说话不行动的政客”

  “我哭着离开投票站,因为我一点也不喜欢特朗普。投给他我感到深深的伤心。我真希望在保守派中还有别的选择,让我避免这样丢下我的票,我甚至觉得旅行到美国以外的地方,人们会因为他而不喜欢我……”在美国最重要的摇摆州佛罗里达,一位叫安德里亚的选民投票给特朗普后这样说,“不过,他只是一个四年期投资,我相信我们国家的制衡制度,能防止他作出糟糕的决定,防止他过于严重地伤害美国。”

  这位选民投给特朗普的原因,是因为她支持反堕胎、合法持有枪械,还有,希望看到一个保守的最高法院。

  特朗普以290张选举人票,在美国选民和全球社会的瞠目结舌中当选美国总统,但是希拉里比特朗普多获得了近22万张普选票。这个分裂的结果再次让美国选民陷入选贤或能的迷思和对选举人票制度的思辨:在投票时,投给让人喜欢的候选人,还是有能力执行政策的人?选出来的人执行的是谁支持的政策?捍卫谁的价值和利益?

  选后两日,励骏会官方直营,修改选举人票制度的请愿开始在网络流传。

  帮助希拉里拉票的喜剧演员 Louis CK 在投票前说,“我没打算选择一个讨人喜欢的政治人物,我支持一个有两张脸、一肚子套路的贱人,但能搞定万事的‘妈’。”

  但,并非每个选民都想要这样的总统。更多美国中西部白人选民面临失业之苦,被从不同国家涌入的移民抢走工作机会,公共设施老旧政府却缺乏经费修建,让他们更想给那些在华盛顿和华尔街的政治精英一个教训。

  善于营销、塑造品牌的白人成功企业家特朗普,在这个时点有效回应了这些选民的需求。数据分析结果显示,白人选民为特朗普的主要支持者,经济情况越糟的地方,励骏会官方直营,他获得的支持越稳固。

  特朗普面对的不仅是一个分裂的美国,还有那些因为他当选而心情低落的共和党主流政治人物。勒诺瓦就认为特朗普的当务之急之一是与共和党参众两院领袖修复关系,他在选举期间对这些人不乏攻击。

  政府交接工程已经启动。特朗普于11月10日受邀到白宫,同时到众议院和议长保罗?瑞恩见面。

  对焦虑人群的成功推销

  “我太太非常讨厌你,但我要投给你,没有人知道,但我会投给你。”模仿特朗普的演员是少数对他的当选感到兴奋的人。他对BBC表示,特朗普的当选对他意味着不断的工作邀约。在过去一年里,他遇到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这些人从外表完全看不出会是特朗普支持者,这经常让他感到惊讶。

  特朗普在政治圈没什么背景,选战也不按传统套路,因此一路被媒体和政治圈轻视。特朗普的选战经理康薇在初期就指出,希拉里的罩门是“没有防备”,2008年没有事先看到奥巴马的崛起,2015年再度对桑德斯没有防备。

  特朗普缺乏背景,也意味着没有政治包袱。康薇告诉特朗普:她不能在“议题”上攻击你,不能在“改变”上攻击你,只能攻击你不适合当总统。

  罗姆认为,特朗普最擅长的语言手法是“夸大”。特朗普在1987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强调“诚实的夸张,是无罪形式的夸大??同时也是非常有效的促销”。书中描述了特朗普对于如何抓住旁人心态的思考:“最后一个推销重点是虚张声势,我利用人们的幻想。一般人可能不把自己想得伟大,但是他们在这种人旁边就感到兴奋。这就是为什么有点夸大总不会错。人们总想相信有些东西是最大、最伟大、最壮观的。”

  在选战中,特朗普反复向选民们传递几个主要信息:他们中国人、俄罗斯人聪明,我们美国人笨;我们需要最好的人才,我认识他们;政治人物一天到晚耍嘴皮子,我是行动派;政治人物在乎政治正确,我不浪费这种时间;我是赢家,我会打败他们;最后强调,自己有能力把工作机会抢回来,也不会让美国在对外政策上继续浪费钱。

  当被问到只有对、错的困难问题时,特朗普绕着圈子的回答不乏机敏,“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是政治正确,我可没有时间浪费在政治正确上。”

  因为对政治人物“无能”的仇视和对工作机会的渴望,他的支持者相信,特朗普经常说错话,但他是实干家,总能做对的事。

  他曾用了很多羞辱式语言形容女性、拉丁裔,但同时也强调,“我对女性将是最好的选择,对女性健康议题最好的选择”、“我将把工作从中国抢回来,把他们给拉丁裔,拉丁裔将爱上特朗普”、“非洲裔美国人爱我,因为他们知道我会把工作机会带回美国”。初步的出口民调显示,他收获的拉丁裔支持率要比上届大选时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更多,女性选民对他的支持率也仅少了2个百分点。

  特殊人格

  特朗普于2009年3月注册推特账号,之后频繁通过140个英文字传达着他的想法。他经常在凌晨和半夜批评和他意见相左的人,这无疑影响了他的选战节奏。竞选经理康薇就曾告诉他,“管控一个大人的推特账号不是我的工作。”

  这位父亲对孩子从小就十分严厉,鼓励特朗普成为“极致的人”。他的哥哥因家庭压力太大酗酒成性,死于43岁,自小崇拜哥哥的特朗普自此滴酒不沾。

  安德森说他今年4月又收到特朗普的来信,特朗普寄来了有他自己手掌照片的文章,把自己手指圈起来,写上“一点也不短”。Spy杂志还曾向一群纽约有钱人寄出13美分支票,看看谁会拿去银行兑现,结果特朗普是兑现支票的其中一人。

  特朗普执政或许没那么可怕

  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宏也认为,特朗普竞选时的很多大话不一定会变成美国的国家政策。

  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政治利益和内在的政治信仰。可以看出特朗普有一个基本世界观:全球都在借着自由贸易盘剥美国的草根阶层。这与特朗普背后的选民基础??美国白人草根??的诉求是完全吻合的。因此时殷宏推断特朗普的上台会刮起一股贸易保护主义的风潮,其他国家和地区自然会相继跟进。

  特朗普在竞选过程提出的相关政策包括,取消TPP、派出最聪明的谈判专家捍卫美国工人权利、让商务部长列出所有伤害美国工人的国家、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让贸易代表向WTO起诉中国补贴企业等。特朗普的竞选语言有多少最后变成政策,华盛顿政策圈正通过他选择的幕僚进行分析。

  令人关注的是,特朗普在选后已经和韩国总统朴槿惠进行了通话,重申美国保护韩国的承诺不变,同时他也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安排了会面,励骏会官方直营。他在选战期间曾多次表示,日韩、北约等盟友应该更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即将卸任的奥巴马已经在11月10日欢迎特朗普到白宫的讲话中保证,“我的优先任务就是新当选总统的成功。”